Nemo

Mutant and Proud

 

【帝韦伯/翻译】梦见无尽之海

原文:Dreams of Oceanus,作者:siderealOtaku,分级:PG

FZ时期的小甜饼,大帝生日快乐! =w=

 

简介:一个奇怪的梦,一个在廉价的睡袋里度过的夜晚,将韦伯和Rider又拉近了一些。

 

韦伯梦见了海。

 

虽然他小时候去过很多次海边(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穿得严严实实地坐在沙滩上,腿上搁着一本厚重的书),可是这次不同,他梦见的不是从前的那种平淡无趣的郊游。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海,每一波海浪至少有12英尺高,海水也不是钢铁灰,而是不可思议、令人炫目的蓝。这片浩瀚幽深的海,只有可能是俄刻阿诺斯——他的征服王至死都在寻找的神秘之海。

他的心脏因憧憬而隐隐作痛。他无法分辨,这份憧憬是来自他自己还是伊斯坎达尔。他伸出右手,向远方的海浪伸去。有那么一瞬,那条手臂似乎在闪烁着,有时是他自己的手臂(苍白的皮肤,修长的手指,鲜红的令咒);有时它肤色更深,手更粗糙,那是他的Servant的手。他向前走去,双眼凝望着那片无尽之海,即便脚下岩石嶙嶙,他也没有失去平衡。

然后,他绊倒了,他往下坠,朝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径直坠去,他嘴巴张开,水花溅入他的眼,刺得他眼睛生疼,海浪声愈来愈大,而他无法呼喊……然后,然后,然后……


然后他醒了。他身边传来的并不是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而是熟睡中的伊斯坎达尔发出的粗重呼吸声。在他眼角处,刺得他眼睛生疼的水分不是海水,而是他自己的泪水。

他试着喘一口气,但是被某样东西阻止了。一件重物压在韦伯的胸口与脖子上,完全地切断了他的空气来源。在恐慌之中,韦伯一把坐了起来……于是,还在熟睡的征服王的手臂从他的Master身上滑落,弄皱了铺满落叶的森林地面。

发现那重物的真面目后,韦伯顿时气得满脸通红。

“起来!”他对伊斯坎达尔吼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大半夜的突然实体化!你这样永远也恢复不了魔力!”

伊斯坎达尔睁开一只眼睛,犹自未醒。“你看起来很冷的样子。”他翻了个身。要不是征服王的呼吸声没有变回有规律又大声的状态,韦伯会以为他又睡着了。

韦伯的脸变得更加烫了。“我又没要求你做这种羞耻的事!”他不依不挠,“还好我们在森林里,不在麦肯齐家!老人家要是看到我们这样会怎么想!”

“哦,他已经认为我们在一起了。他前几天还对我说了‘你要敢让我孙子伤心,就永远也别想进我家门’之类的话。”伟大的征服王毫不在意地说道。

“什、什么!我们没有……”

“我们没有吗?”伊斯坎达尔问道,“我确定今晚早些时候做的事就算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我确定我告诉过你,不许再提那件事。我是不是要用令咒你才能不提?”

“冷静点,小子,”伊斯坎达尔小声道,“睡觉吧。”

韦伯没有答话。他转过身,不再面对伊斯坎达尔,然后闭上眼睛。但是,尽管他的身体已疲惫不堪(因为他要持续给Servant提供魔力,也因为他们早些时候的……活动),他还是无法入睡。吝啬如他,买的是最便宜的睡袋,所以还不到一分钟,凛冽的寒风便侵入他的骨髓。他在睡袋中瑟瑟发抖,试图不让他的牙齿打架。他不想让他的Servant听到,又来嘲笑他虚弱。

最后,韦伯悄悄地翻了个身,近距离地观看伊斯坎达尔宽阔的后背。他的Servant似乎已陷入熟睡。也许他可以……

他扭动身子,想挪到征服王身边,可是他每动一下,廉价的尼龙制睡袋都会发出沙沙响声。他才移动了几英寸,伊斯坎达尔便醒了过来,翻了个身。韦伯僵住了,等着对方的讥讽言语……却发现自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被伊斯坎达尔的双臂保护了起来。

他一动不动,不知该如何解读眼前的状况。没错,他们是做过……但是那是必须的,那是他作为Rider的Master的责任……那并不代表……但是Rider说过……

终于:“好吧,就算我们在一起吧,”韦伯咬紧牙关,小声说道,他脸上的红晕又深了一度,“但是你不能再叫我‘小子’了。做我的男朋友,就要叫我的名字。明白了吗?”

“没问题,小子。”伊斯坎达尔低声道,将怀中的小魔术师抱得更紧了些,在他头上落下一吻。韦伯想回嘴,可是他还没想到合适的反驳,便再次进入梦乡。

 

又一次,韦伯梦见了海。但是这一次,他不是孤身一人伫立在峭壁上俯瞰永无休止的波涛。这一次,他苍白的手没有拼命朝着遥远的俄刻阿诺斯伸去,而是留在他的身侧,在他挚爱的王的掌心,被他的王保护着。


授权:


  167 7
评论(7)
热度(167)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