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鲨美/翻译】亲吻合集(四):锁骨之吻

全合集走tag

注意:(三)与(四)是鲨美RPS

作者按:本来是锁骨之吻,但是最后写出来的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啦!灵感来自爱尔兰的Downpatrick Head(见文末)

关键词:壮观的海景,见父母,安抚


James做的第一件事是缓了口气。他的呼吸没有被攀登打乱,却被眼前的景象窃走:陡峭的悬崖直入海面,崎岖的崖面被大西洋吹打、侵蚀却骄傲地站得笔直。崖下的深色海水泛着白色的浪花,宝石般的蓝天有如明镜,上面点缀着缕缕浮云。

它美得令人眩目,好在Michael稳稳地站在他的身后,让他不怕跌倒。

“真是壮观的景色,是吧。”James相信即使他不转头Michael也能听见。他只是无法把视线挪开:一个巨大的海蚀柱自近海升起,层层叠叠的岩石与他们所在的悬崖同样高,仿佛被神之手切割开,遥望着整个世界。

“当然是,”一双大手滑过James的臀部,支撑住他,“我向你保证过它很壮观,遵守诺言是我的习惯。”

“我喜欢你这点。”James倚在Michael胸口,让宽阔的肩膀为他挡住风。悬崖上风势强劲却令人心旷神怡,风俯冲向岬角,匆匆吹向海面。

Michael保证过,这次与他父母的见面会很顺利,到目前为止的确如此。James之前见过Fassbender一家人几次,在他们来伦敦看望Michael时,但是这次是他第一次作为客人来到他们家,坐在他们的餐桌前,睡在他们儿子儿时的床上。这也是他第一次有如此多的机会来让他们喜欢他或是讨厌他。

不过他并没有必要老去想这些,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Michael的爸爸塞给他各种美食美酒,妈妈给他织了他现在身上这件非常暖和的毛衣,他们每时每刻都和Michael一样亲切体贴。然而,在这里,他的呼吸更为顺畅,只有他和Michael,在世界的尽头。清新的海水气息、作响的狂风,以及一条他们自己开辟出来的小径。

James将视线从眼前的风景挪开,侧过头,在Michael下颌下方被领子遮住的温热的肌肤上落下一吻。作为回应,Michael捏了一把他的腰,轻声说:“它们在这里。”

“什么?”

“James McAvoy的嘴唇。我还以为它们受到某种禁令限制,只能在英国使用,不能在爱尔兰……”

“我让你看看禁令的样子。”James嘟囔道,转身抱住Michael,给了他一个实在的吻。Michael的话太夸张了——他们有晚安吻、早安吻,大半夜睡不着觉吻——但是也许没有几个吻发生在卧室之外。

他打算从Michael的下唇开始,因为他知道那既能展示他的兴趣,也能激发对方的兴致。但是狂风击中他的背,让他打了一个趔趄。他忽然意识到,身后是空荡荡的悬崖,高耸在海面中。

他抓住Michael的肩,接着抓住他的小臂,随后转过身再次面对景色。要是说他刚才还不算心神不宁的话,他从Michael脸上瞥见的神色则让他如坠谷底:困惑、担忧,而且迟疑不决。它们不该属于这张脸。James在本该温存的时刻挣脱了,Michael该怎么想?

“不是,该死的,不,我不是那个意思——”James朝着悬崖挥了挥手,“抱歉,它刚刚突然跑进我脑袋里。”

“我们这就下去,”Michael立即说道,但是James摇头,“那我们到上面的长石那儿去?”

那块巨石在山上不远处,它要比一个成年男性更高更宽。James同意了,为了抹平Michael前额的担忧,而不是因为他相信这块石头能比Michael本人更可靠。即使它如传说中说一般是活的,可以走动、低头汲取海水,它永远也不如Michael,因为它不会在意。

Michael握着他的手向上爬了最后的几英尺,力度大得几乎会留下瘀伤,当他们停在巨石底部的草丛中时,他说出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好些了吗?”

“我没事。”James向前倾,让亲吻代替余下的话语。可是Michael止住了他,手掌用力按在James的脸颊上,叫他等等。

“我总是带你去你不想去的地方。抱歉。”

“什么?没这回事,”James猛地摇了摇头,甩掉了Michael的手掌,“你在说什么?这里棒极了。”

巨石长长的影子落在Michael的大腿上,但是没有触碰到他的脸。他的眼睛总让James想到大海,一样的颜色,一样的变幻无常,现在它们与下面的海浪一般深邃汹涌。

“你在这儿不舒服,你在我父母家也不舒服。”

那句“我没事”再次浮上James的嘴唇,但是Michael的神情让它被吞了回去。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寻找一句新的话。“这里不是家,”他最后说道,“但这并不表示我不想来这儿或是你父母家。我只是可能……”(需要你握紧我,)他的手替他说,与Michael的手指紧紧相扣。

“当然,我一直都会,”Michael用力捏了捏他的手,“这是我许下的又一个承诺。”

这是无价的承诺。如果James在Michael的父母面前犯了错,当他在Michael的父母面前犯了错时,Michael会在他身边把一切处理好。只需伸出手,他就能握住Michael的手,而他永远也不需担心Michael会放手。

这一次,当James靠近,当他低下Michael的头,他的双唇终于贴上了Michael的嘴唇,喜悦如同遇见大海的风:旅行者的旅程无可救药地变成了目的地,他回家了。


Downpatrick Head



  34 2
评论(2)
热度(34)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