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EC/翻译】一张两人桌

原文:table for two;作者:ikeracity;分级:G

简介:Erik没有赴约。Charles当然有些担心,于是给他打电话看看是什么情况。

就是一篇很可爱的短文啦~


Charles高三时曾邀请过高大、英俊、眉眼含笑的Oliver Hunt和他约会,然后在约定的餐厅里坐了三个小时。他等呀等,点了一道又一道的开胃菜,拼命让自己不显得焦虑、可悲。他周围的人早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就明白他被放鸽子了。他终于放弃,准备买单,餐厅经理太同情他了,给他免单了。

从那以后,Charles学聪明了。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人放鸽子。

直到现在。

现在已经是6点半多了。他们约好6点见面。Charles已经吃完了一盘玉米片与芝士酱。他给Erik发了信息,没有收到回信。

与Oliver那次不同,他感到的是担心而不是受伤。他与Erik交往快三个月了,他知道Erik不是那种玩失踪的人,也不是那种会忘记约会的人。

服务员过来给Charles的水杯加满水,问他现在要不要点单。Charles告诉她他还在等人并无视了她那温柔、怜悯的眼神。她走向邻桌后,Charles拿出手机给Erik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漫长的铃声,最终应答的是语音信箱。“嗨,Erik,”Charles说,“是我。我只是想问问你在哪里。我在我们平时的餐桌前。待会儿见?请回电话。”

他挂了电话,一分钟后又忍不住再次拨打电话。也许Erik刚才在洗手间里。也许他把手机忘在某个地方了。也许——

“喂?”

Charles吓了一跳,停顿了一拍。那显然不是Erik的声音。

“呃,你好。你哪位?”

“我是Wanda。”

“噢,Wanda!”这是Erik大女儿的名字。Charles还没见过Erik的孩子们,但是他知道他们的名字、年龄和长相。Erik给他看过他们的照片。“你好呀,我是Charles。我是,呃,你父亲的朋友。”

“你是爸爸的男朋友。”Wanda淡定地说。

“噢,他,呃,他告诉你了吗?”Erik从一开始就说他想对孩子们坦诚公布他们的恋情,但是不知何故,Charles依然没料到Wanda的态度会如此坦率。

“是的。”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Wanda显得非常坚决果断。

“好吧,Wanda,你知道你父亲现在在哪儿吗?这半个小时我一直在试着联络他……”

“他在睡觉。”

“他在……睡觉?”

“是的。要我给你看吗?”

“给我看?”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收到了视频通话请求。他困惑地按下接通键,看到了咯咯傻笑的Wanda,接着她挪动手机,把镜头对准Erik。

他瘫倒在餐桌上,身上穿着皱巴巴的T恤与牛仔裤,头别扭地枕在一条胳膊上,另一条胳膊垂在他身侧轻轻晃动。在他身旁,一只毛绒熊坐在餐桌上。他的肩膀上有一块看起来非常像果酱的污渍,他的头发乱作一团。他看起来疲惫不堪。即使信号不稳,Charles依然能听见轻轻的鼾声。

他看上去邋遢极了。Charles想,天啊,我爱他。

“他睡了好~久了。”Wanda大声耳语道。她又咯咯地笑了起来,把镜头转回到自己身上。她有着和Erik同样的消瘦脸型和赤褐色的头发——相似的程度几乎有些不可思议。“要我叫醒他吗?”

“不,不要。”他知道Erik有多宠孩子;不出所料,他们三个把他搞得精疲力竭。当然,他只能抓住一切补觉的机会。“让他睡吧,”他笑道,“等他醒来后,请叫他给我打电话。”

“好!”

他不确定是Wanda是想挂断电话,还是在用手指摸索手机,过了一会儿,通话断开了。Charles饱含爱意地叹了口气,伸手抚过头发,随后向服务员示意买单。也许下一次他会邀请Erik来他家,而不是外出。也许Erik可以在Charles的床上好好睡上一觉,那要比餐桌舒服多了。

“抱歉,”服务员递给他收据和一支笔,“被放鸽子太糟糕了,我肯定你能找到更好的人。”

Charles微微一笑,写下一笔慷慨的小费数目:“说实话,我不认为我能找到更好的了。”


授权:

  120 4
评论(4)
热度(120)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