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EC/翻译】爱的法外之徒

原文:Outlaws of Love;作者:JackyJango;分级:PG

简介:26年前的一段旅程与一次邂逅,导致了一场婚姻,但是……这场婚姻有法律效应吗?

(感觉我在逗比文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

宅子里一个慵懒的周二午后,Storm和Jubilee主动带领年纪小的学生们穿过草坪,前往温室参观,留下Hank、Sean、Alex和Raven在厨房里享受安静的午餐时光。

Raven哥哥的声音从大厅传来,打破了这份宁静,令她不禁叹气。

“不,别跟我说话……”Charles恶狠狠地对Erik说,推着轮椅进了开放式厨房,Erik像一只迷路的小狗一样紧随其后——不,更像一只懊恼的小狗——低声吼出混合着咒骂与“你就不能听我说话吗”的话语。

Raven问道:“你们怎么就回来了?”她认为把“体检完了”省略掉是个明智的决定,在闲聊里提起大家都年纪不小这一事实是毫无必要的。再说了,今天是Erik体检,明天就轮到她了。

然而,她的话似乎将他们从二人世界的泡泡中拉了出来。Charles和Erik转向他们,睁大的双眼和困惑的表情证明他们根本没意识到周围有人——他们每次都这样。

“什么?”Charles不解地问。

“你们怎么就回来了?”Raven把问题重复了一遍,依然没有得到回应,“你陪Erik去体检……因为他抱怨胸口痛……想起来了吗?”

Charles挺直腰背,横了Erik一眼:“是的,Erik,你不妨向Raven解释一下,我们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呢?”

“哎呀……”Sean悄悄对她说。

Erik看看Charles,读心者的目光锐利依旧,他转向其他人,防御性地耸耸肩:“嗯,是这样,事实证明Charles的保险并不适用于我。”

“那怎么可能?”Hank皱起鼻子,“作为Charles的丈夫,默认情况下,他的保险对你适用。”

Charles现在双手抱于胸前,语气里尽是讽刺:“Erik,亲爱的,你跟他们说说,为什么我的丈夫不在我的医保范围内?”

Erik也学着Charles的样子双臂交叉于胸前,一口气说出以下这段话:“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婚姻根本不算婚姻,也许是因为我们这些年从没核实过我们的婚姻是否具有法律效应。”

过了半响,大家才消化Erik的话。

也许那已是二十六年前的事,但是对Raven来说,那就和昨天一样,历历在目。她记得当时二十三岁的哥哥从以色列的人道主义援助之旅返回,手上戴着一枚戒指,身边带着一个纳粹猎人。“Erik在回程的船上向我求婚了,”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我们在船长的见证下结婚!是不是很浪漫呀,Raven?”

接下来的几周Raven都在对他生气。第一,他年纪还小。

第二,他究竟在想什么?跟一个在旅途中认识的人结婚?而且那个人还是那么可怕的Erik!

最重要的是,Raven没能在船上见证她哥哥的婚礼。她当然有权生气!

“……和电影里演的不一样,事实是,由船长担任主持的婚礼在任何国家都没有法律效应。”当Raven的思绪回到当下时,Hank如是说。

该相信Hank了解所有国家的法律、修正案及宪法。

Charles那时正心花怒放地陷入爱河,他当然没那功夫去核实他们的婚姻是否合法。

Alex转动椅子,面对Erik,分析道:“好吧,我们暂时先假设你们两人没有合法结婚,因此Charles的保险不对你适用。但是你自己的保险呢?”

Erik耸肩:“我没有保险。”

“你怎么会没有?我们一来这里教授就给我们上了保险。”Sean问道。

“关于那个……”Erik的声音愈来愈小。

“关于那个。”Charles发出一声咕哝。

“关于那个?”Raven扬起眉毛,问道。

“也许是因为我可能没有有效的签证。”Erik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平静得像是在宣布当天的晚餐菜单。

Charles缩了缩身子。Sean张开嘴,又合上了,像是水中的鱼。Hank大声叹了口气。

“你没有有效的签证?!”Alex问,“老兄,那你不就是——”

“——非法移民。”Sean接着说。

Alex一脸叹服地问:“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作为法外之徒,过着危险的人生。”Erik答道,露出所有牙齿,仿佛他为此感到骄傲。

Alex吹了个口哨。“老兄,我必须承认,这真是酷——”被Charles狠狠地瞪了一眼后,他清了清喉咙,立马改口,“——酷个屁,酷个屁噢。”

“等等!”Sean得意地打断他们,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见过你的驾照,没有签证他们是不会给你发驾照的。”

“但你有验证过它的真假吗?”Erik面无表情地回复。

“干!”Sean叫道,“我和一个非法移民及重犯住了二十年。我会因此进监狱吗?”他转向Raven,眼里充满恐惧,“我不会进监狱的,对不对?”

“没人会进监狱。”Charles笃定的回复让Sean安静了下来,“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解决我们的假婚姻——”

Erik大声打断了Charles:“你能别那么说吗?”

“别怎么说?我们的婚姻是假的?就算不说也不能改变它是假的这一事实。”

“它不是!”Erik凶巴巴地回道,“对我而言,它不是假的。”他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厨房里回荡。

两人对望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用说,肯定是在脑内进行激烈的辩论。最终,Erik泄气了,发出一声长叹,宽厚的双肩下沉。他在Charles面前跪下,握住他的手。“我为之前的话道歉,Charles。我们以前都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但是结婚证书不过是一张纸,那上面写的东西怎能代表我们的关系?当我叫你我的另一半时,不是因为某张证书给了我这样叫你的权利,而是因为在各种意义上,你确实是我的另一半。组成婚姻的是——”他伸出一只手,在两人之间挥动,“我们分享的爱,我们建造的家,我们建起的学校,以及我们和这些孩子们组成的家庭。我不会让任何事物否定它,不会让任何事物阻止我成为你的丈夫,无论那是一张纸还是社会习俗。”

Raven已同Erik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二十六年。她不得不承认,凭着他的冷幽默、天生臭脸和鲨鱼笑,大家开始喜欢上他了。然而,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不习惯看到Erik对她哥那么温柔,那感觉又甜蜜又可怕。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更恐怖的是Charles对此毫无免疫力,Lehnsherr的深情告白让她哥彻底心软。即使是现在,Raven也能看见Charles眼里的泪光,以及他藏在挑衅表情下的笑容。

“这仍然改变不了我们的婚姻不具有法律效应的事实,Erik。”Charles抗议道。

Erik简单明了地说:“那我们就再结一次婚。前提是,你余生还想让我做你的丈夫。”

Charles轻笑,“这是有史以来最缺乏想象力的求婚。但是,我愿意,亲爱的,”他爱怜地捧起Erik的脸,眼睛眨个不停,“我愿意再和你结一次婚。”

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Erik站起来,说:“我们不如私奔去欧洲,在那里结婚?我肯定我是某个欧洲国家的公民。”

“不!不,Erik,我们不私奔。”Charles举起一根手指,严肃地说。

“唉,Charles,你真无聊。我已经后悔向你求婚了。”Erik像是被迫吃蔬菜的小学生一般皱起鼻子。

Charles笑得前俯后仰:“你要是觉得这就算无聊,那你等着瞧吧,申请签证的手续才要命。”

Erik气鼓鼓地摇头:“事实证明,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Erik的夸张表演逗得Charles笑个不停。他向Erik伸出手,柔声说:“来吧,老头子,我们去和律师谈谈,看看该怎么做。”

两人手牵手出了厨房,留下Raven和男生们面面相觑。

打破沉默的人是Sean,他凑近Raven:“你确定你哥是那个有三个博士学位、有望角逐今年诺贝尔奖的omega级别的心灵感应者?”

Raven沉思片刻,接着满不在乎地耸肩:“这并不能保证他是个有常识的人。”

“有道理。”

他们达成一致意见,继续吃午餐。

***

注:请不要较真里面涉及到的医保及法律问题……XD

授权:

  65 12
评论(12)
热度(65)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