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EC/翻译】七月日出(二)

前文链接

简介:

两年前,Charles和Raven大吵了一架,两人的关系从此疏远。两年后,Charles联络她,想与她和解,她邀请他来加州观看她参演的新话剧,她同时还邀请了她最好的朋友Erik。于是,Erik和Charles一同踏上从曼哈顿到洛杉矶的公路旅行。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横穿美国的四天之旅让他们的关系亲密了不少。

正文:

有人摇了摇Charles的肩膀,他惊醒了。他抬起头,感到脖子传来一阵疼痛,他发出痛苦的呻吟,揉了揉僵硬的肌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见Charles醒了过来,Erik松开他的肩膀:“我们今晚住这里。”

Charles这才意识到,外面已经天黑了。眼前的唯一光线来自他们面前的建筑物:一个又矮又宽的汽车旅馆,外面是褪色的蓝色墙壁,一个写有“有空房”的标志在办公室窗户里闪烁着。

“我们在哪儿?”

“伊利诺伊州。”

“我们停在这里是因为……?”

Erik给了他一个“我怀疑你智商”的眼神:“因为现在很晚了,我们需要睡觉才能继续上路。”

他们下了车。Charles盯着阴森森的汽车旅馆,在白天,它可能看起来并不可怕,可到了晚上,它令他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周围也没什么人烟:街头只有一个灯光昏暗的加油站,他们身后只有高速公路和汽车匆匆驶过的声音。

“没错,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是这里?我们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地……”

正在把行李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Erik对Charles露出挖苦的表情:“真抱歉,你想换成四季酒店吗?”

Charles的脸泛红了:“我只是说,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那种你会被谋杀再肢解的地方,或者可能是先被肢解再谋杀。”

Erik哼了一声。“汽车旅馆都是这样的。你以前住过汽车旅馆吗?”他停顿了一下,“不,你当然没住过。来吧。”他把包挎在肩上,Charles不禁欣赏起他作出这个动作时小臂肌肉屈伸的样子。“我不会让任何人谋杀、肢解你的,我保证。”

“好吧,只要你保证。”Charles拿起自己的包,跟上Erik,小声嘀咕道。

大厅里没有其他客人,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老年人在柜台后面洗牌。他们走进来时,他仔细地打量着他们,断定他们还不算让人反感的客人后,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上前:“你好,我能为你们做什么?”

“我们要一间房,住今天一晚,”Erik答道,“两张床。”

他刚拿出钱包,Charles就马上说:“我可以付,毕竟,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你在开车。”

Erik考虑了一会儿,说:“我们平摊。”

Charles忍住对Erik说我们没必要平摊,几百美元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很乐意付房钱的冲动。他肯定Erik不会高兴,Raven曾提过Erik是个自尊心很高的人。Charles能猜到,如果他支付大部分的费用,Erik会怎么想。于是,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Erik把两人的信用卡递给柜台后的人。

他看到账单上的数字后,无法掩饰他的惊讶:“只要49美元?”

那个男人抬起一条浓密的灰色眉毛:“是啊,怎么?你想多付钱?”

“抱歉,”Erik拿起他们的信用卡和房卡,“他不怎么出门。”他抓住Charles的手臂,把他到拉大厅的电梯门口,按下按钮,低声说:“你真的不怎么出门,是吗?”他在心里补充道:他真的和现实这么脱节吗?

Charles抽离手臂,减轻了他们短暂的心理接触。“对不起,”他有些僵硬地说,“这对我来说是新鲜事儿,仅此而已。”

Erik仔细地审视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电梯门打开了,他带头走了进去。

电梯很小很昏暗,而且在上升时不住颤抖,恐怖至极,但是他们活着到了三楼,欣慰的Charles踉跄地走了出来。他们的房间在走廊尽头,Erik懒得拿房卡,手一抬,门便开了。尽管白天的旅程让Charles疲惫不堪,而且Erik对他的财富与特权的蔑视让他尴尬不已,可他仍忍不住欣赏Erik在这些微妙的地方展示能力的样子。

Erik动了动手指,灯便亮了,照亮了一间狭窄的房间:里面有两张床、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和一扇通向浴室的门,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Erik把他的包放在靠近门的那张床边,说:“你可以先洗澡,如果你想洗的话。”

Charles打了个哈欠。他几乎累得不想洗澡,但累了一天后洗澡听起来的确不错。“好吧。”

他迅速地洗完澡,换上睡衣,刷牙,取出隐形眼镜,瘫倒在床上。他打算等Erik洗完澡再睡觉,但他刚听见水声,眼皮就合上了,于是他陷入梦乡。

  52 6
评论(6)
热度(52)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