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鼬佐】给鼬的生日惊喜(2016鼬生贺)(三)【完结】

*现代 paro

*大叔鼬 X 大叔佐,甜,清水

*私设注意:在这里佐娜良是两人婚后收养的女儿

*OOC

*没有逻辑,没有道理,只有糖www

请自主避雷。

Part 1

Part 2



Part 3

这是个什么景象呢?

半边衣帽间的门贴着气球,客厅的地上还散落着不少的气球,手上还拿着一个气球的佐娜良笑容有点僵硬,佐助好像在把什么东西收进口袋里,“呃……今天回来得真早啊,哥哥。”

“说这话的应该是我才对吧。你们两个到底在玩什么?”

佐娜良:“我们……那个……对了,我们是在做大扫除!”

有没有人告诉过这孩子,她一点也不会撒谎。

佐助也被这笨拙的谎话逗笑了,却故意说:“对,我们在做一种叫‘把家里弄得更乱'的大扫除。”

其实看到眼前景象的鼬怎么会不明白?只是现在拆穿的话未免太破坏气氛。“是吗?那你们辛苦了。我买了一些吃的,就当是辛勤劳动的犒赏吧。”说完走向厨房,准备把食物放进冰箱。然而在那之前就被佐助叫住了。

“哥哥,东西放在桌上就好,我来收拾。你先去洗澡吧,我们待会出去吃饭。”

“诶?”难得三人都在,在家吃饭不是更好吗?还是说,有什么不能让鼬接近冰箱的理由吗?

压抑住内心的好奇去洗澡的鼬想,不管他们在玩什么,只要假装不知情配合他们让他们开心就好。话虽如此,洗完澡看到贴满玄关衣帽间门的彩色气球时,鼬的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22:00

晚饭过后他们又在商店街逛了很久,听着佐娜良讲述在学校发生的趣事,偶尔会走进店里买些东西。看着玻璃橱窗反射出三人的倒影,鼬心想,上一次一家人一起这样出来是多久以前了?内疚感不禁浮上心头。突然手被握住,指尖传来的温度和触感都在告诉鼬,这是佐助的手。没有言语,只是用这样的动作传达自己的心意——不必感到抱歉,我都理解。

逛完商店街又在附近的公园坐了一会。初夏潮湿的夜风参杂着泥土与树木的芳香,也吹散了白天的燥热。鼬和佐助都不是话多的人,彼此靠着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欣赏夏夜的星空。女儿时不时会说一些可爱的话,引得二人发笑。



回到家时已是深夜,一脸不情愿的佐助和佐娜良被鼬以“时候不早了快去睡觉”为由催促着去洗漱。

“我们现在怎么办?计划已经完全被打乱了诶。”盯着漱口杯发愁的佐娜良小声问身旁的佐助。

“别担心,有我在。你先回房间,我来拖住鼬,时间到了就行动。”



“呐,哥哥,”趁着鼬在铺床时,佐助的手臂紧紧环绕住他的腰,下巴枕在鼬的肩膀上,“我还不困嘛。”有些耍赖的语气,像是回到了那个缠着鼬陪他玩的小男孩。

佐助心想,这可不是在撒娇,谁让我哥拿这招没辙。

鼬的手覆盖了上来,轻轻摩挲着佐助的手背。能清晰地感受到鼬手上的薄茧和温暖,熟悉的触感让佐助很安心。

“那,要不要我给你讲个故事?”鼬揶揄道。

“那得看是什么故事了,不好听的故事我可不听哦。”几乎是贴着鼬的耳朵说出这句话,说完还不忘用舌尖划过鼬的耳垂,佐助确信他听到了鼬呼吸加重的声音。

鼬掰开佐助的手转过身来,右手揽住了佐助的腰,就这样,两人的胸膛贴在一起,连心跳似乎都同步了。

感受着对方胸口的炽热,佐助伸手勾住鼬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舌尖舔过鼬的嘴唇,像是在恳求着、渴望着,鼬微微张口,准备迎接。就在这时,佐助突然推开了鼬。

“怎么了?”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东西忘在客厅了。呃,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走出房间的佐助深呼一口气,同时努力平复自己过快的心跳。瞥了一眼时间。

佐娜良已经在餐厅等待了,餐桌上的蛋糕盒子系着丝带,正在等待某个人来打开。佐助向她点点头,朝着主卧走去。

佐助算好时间,走进房间,只见双手抱胸的鼬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让鼬和他一起出来时鼬也没有问任何问题,直到见到佐娜良和餐桌上的盒子才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不过,佐助在心里偷偷把鼬这个表情归为他的演技。

佐助默数,时间一到向佐娜良使了个眼色,二人同时望向鼬。



6月9日

00:00

“生日快乐!”

“哈、哈哈……”即使是有着非同常人忍耐力的鼬,也有撑不下去的时候。明明已经很努力地去抑制笑,肩膀却不住地颤抖,“抱歉……只是觉得这样的你们很可爱……”佐娜良鼓起脸颊,佐助则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样子。

止住了笑的鼬又回到了一如既往的温柔神情,“说真的,很感谢这一切,有你们真好。”

“这些话留着待会再说吧。”佐助牵着鼬的手将他领到餐桌前,催促着他打开盒子。盒子里是生日蛋糕这点并不意外,只是上面的图案是两只在树枝上歇息的乌鸦,互相依偎着,羽毛贴在一起。鼬看到佐娜良露出的得意表情就明白了,柔声道谢后又使坏揉乱了她的头发,引来一阵不满的哼唧声。

因为佐助和佐娜良坚持蛋糕要由寿星来切,仔细欣赏了蛋糕图案的鼬这才依依不舍地切了下去。给不喜甜食的佐助切了一小块黑巧克力多的部分,给自己和佐娜良的则有着厚厚的奶油与糖霜。松软的蛋糕和细密的奶油夹杂着可可的香气,幸福感溢满了整个口腔。

坐在鼬旁的佐助悄悄地把什么东西塞进了鼬的手里。

是一个小巧的盒子。

鼬很小心地拆开了包装,蓝白相间条纹的包装纸完好无损。里面的是一对银色的手表机芯袖扣,还能看见齿轮的转动,制作十分精致,也能体现出挑选礼物的人的用心。

“诶,居然是蒸汽朋克风格啊。”鼬惊讶的语气让佐助有点得意,却又因为不想表露得太明显而故意抿住嘴唇,这一微妙的表情变化全被鼬看在眼里。鼬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抬起佐助下巴,微微眯起的双眼散发着略危险的气息……然而,在佐助背脊僵硬甚至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时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不愧是佐助呢,真是了解我的喜好。”

混蛋哥哥,一定是在报复刚才的事。



就在这时,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是鼬的手机。佐助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手机屏幕显示有一封新邮件,寄件人:宇智波美琴。

看到母亲发来的邮件,鼬放下手中的叉子。邮件里什么也没写,只有一个附件。说不定是什么重要的文件,鼬这么想着点开了它。

的确是很重要,不过和鼬所想的不太一样。

“鼬,生日快乐!”视频中的美琴向摄像头招了招手,从角度和距离来看应该是她举着手机自己录的,美琴笑着说,“我和你爸爸现在在游湖。看,是不是很漂亮?”鼬示意让佐助和佐娜良一起来看,只见美琴坐在一艘小船上,微风轻抚过她的乌黑长发,她的背后是一望无际的蓝,空中偶尔有疑似某种鸥的鸟类飞过。这样的景色乍一看分不出是海洋还是湖泊。

说起来,富岳和美琴退休后在乡下买了套传统的和式民居,不过养老的生活没过多久两人就闷了,闲不住的夫妻俩决定去旅行,经常一出去就是几个月。鼬想起来,富岳在几天前的邮件里提到过,他们这几天会在北美的五大湖。

“我们现在住在休伦湖和密歇根湖的交界处的一个小城里,因为今天天气很好就租了船游湖了。啊,对了,这个地方的特产是手工制作的软糖哦,我今天吃了巧克力朗姆酒味的和巧克力碧根果味的,你肯定会喜欢的!”鼬看到了在一旁偷笑的佐助和佐娜良。唉,妈妈是故意的吗……

“你们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来玩哦,这个地方的名字是……呃,亲爱的,是什么来着?”旁边传来富岳的轻笑声,突然画面跳了一下,正在划船的父亲出现在视频中,也许是因为经常在户外活动的缘故,富岳的精神显得比以前更好。应该是发现镜头对准他了,富岳微微颔首,“这个地方叫麦基诺岛,英文是Mackinac Island,在美国的密歇根州。一个很小的城市,人也很少,适合夏天来。”

“哎,别作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嘛,又不是拍旅游纪录片。而且,你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说吧。”

富岳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鼬,生日快乐。”

镜头又切了回来,美琴的笑脸出现在屏幕上,“好啦,知道你也不想听爸妈啰嗦太多,就说到这里啦,替我们向佐助和佐娜良问好。还有——我爱你们。

美琴朝镜头后方眨了眨眼,像是在示意什么。“咳……”富岳干咳了一声,说,“我想说的话,和你妈妈一样。”看不到富岳的脸,不过也不难想象他现在有点高兴又有点为难的表情。

“哈哈……这算什么呀?”富岳的话让美琴不禁笑着摇头。随后她再次向镜头招了招手,结束了录像。

不坦率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有的时候鼬会想,佐助和他更像谁一点呢?

“我们也爱你哟!”说话时佐娜良特意挺直背脊,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与鼬处于同一水平线,不过身高的差距还是摆在那儿。鼬弯下腰,对上那双闪烁着调皮光芒的黑眼睛,笑道:“谢谢你啊,我也爱你。”佐娜良有些得意看向佐助,说:“你要是说不出口也没关系的哦,我已经帮你说了!”

“谁说我说不出口了?”佐助突然凑近鼬的耳边,压低声线,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爱你,鼬。”

没有用言语回答,鼬只是轻轻拨开他额前的刘海,吻上他的唇。回应着鼬的动作,佐助的手搭上鼬的肩头,手指穿过他长发。

只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却让世间所有蜜糖失去滋味。



一旁的佐娜良默默地拿出了手机。

#我快被家长的闪光弹闪瞎了,万能的微博,哪个牌子的墨镜比较好?#

#有点急,在线等#


===end===


拖了一个月才写完的生日贺……鼬哥我对不起你……(土下座)

其实我很喜欢这种鼬佐互撩(?)的感觉~

其实写到一半的时候我是想开车的,然而还是没开起来~原谅我,下次吧~ XDD


(话说你们看得到这篇吗?我好像只能在自己主页看到= =)

  25 8
评论(8)
热度(25)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