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兄弟】宇智波的夏日祭

*现代paro,亲情向(11岁鼬 & 6岁佐助)

*有隐藏的带卡CP


又是一年夏天,木叶市的夏日祭如期举行。白天的祭典表演已经结束,人们的热情并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冷却,人声鼎沸的街道意味着夏日祭的另一项传统——夜市的开始。

撒欢奔跑的孩童、轻声交谈的恋人、悠闲漫步的老人……本地居民与游客穿着和服浴衣行走在种类繁多的摊位间。

“欢迎欢迎!限量版宇智波炒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终生难忘的味道哦!”穿着深蓝色浴衣的男孩站在一家挂着团扇图案的摊位前用嫩稚的童音吆喝着,短发末梢倔强地翘起,一边吆喝一边睁大眼睛打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佐助表现真好。”摊位里扎着小小的马尾的少年穿着和男孩一模一样的浴衣,他正在忙着把母亲做的炒面打包。

得到了哥哥的表扬,佐助挥舞着小手,更加卖力地吆喝了起来。

“鼬和佐助的表现都很不错哦!”美琴笑着对两兄弟说。

“啊,你们好,”止水朝着摊位走来,“我也来帮忙吧。”

“是止水啊,帮大忙了!嗯……那你负责收钱吧。”

止水和两兄弟打过招呼,鼬微笑着回应,佐助则撇撇嘴,迫于鼬的视线才挤出一句“止水哥好”。

美琴把三文鱼、青椒、洋葱和卷心菜切成合适的大小,再把所需的调味料按比例混合好,稍微煮过的面条浇上冷水拨松后放在容器里备好,在加热的铁板上倒上油,然后把切好的食材倒上。“呲啦”一声,食物的香味弥漫开来。翻炒片刻后加入面条和调味料,直到所有的面条均匀地裹上了调料。

“一个人做这么多很辛苦吧,”止水一边给顾客找零一边有些担心地看着美琴,“要是再有个人准备食材就好了。”

“这个嘛……本来是有的……”美琴无奈地笑着说。

木屐飞快地敲击着地面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戴着护目镜的少年出现在摊位前。

“哈……哈……抱歉,我扶了一位老奶奶过马路所以迟到了!”

“你每天都要扶好多老奶奶过马路啊,木叶好市民奖怎么不发给你?”

真是的,这样的借口连六岁小孩都不信,佐助鼓起脸颊瞪着带土。

“嘛……迟到也没关系的,你能来帮忙我就很高兴了呢!”美琴招手示意带土过来,把一颗卷心菜放在了他的手里,“食材的准备就拜托啦!”

带土看了看手中的卷心菜和台子上的其他食材,学着美琴刚才的样子把食材切成合适的大小。

一直重复的动作让带土有些无聊了,偷偷向后撇了一眼,见众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着,他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带土:“啊,对了,把这个搭起来吧!”一块简易的牌子上书写着“限时服务”。

美琴:“什么样的限时服务呢?加量还是减价?”

带土:“什么服务也没有,但是啊,只要看到这个,人们就会想‘得赶快买啊’!对不对?”

美琴:“呃……这个嘛……”

突然后脑勺被敲了一下,“喂,哪个混蛋?!”

回头看见眼角含笑的止水。

“我们做的可是正经生意,”肩膀被止水搭上,听见他凑上来的耳语,“我来的路上看见卡卡西了,想去找他玩就好好工作吧。”

带土转身背对止水,微微点了一下头。

鼬有些好笑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还在想佐助这次居然没有说话,视线转到佐助那边的时候看到了如下的景象:

“哎呀,好可爱的小孩!”

“小朋友,你几岁啦?”

“上学了吗?几年级啦?”

小小的男孩被一群大人围住,还要回答各种问题。突然佐助向哥哥的方向看了一眼,澄澈的眼睛让鼬下定了决心。

“妈妈,我和佐助交换吧,怎么样?”

“你别动,还是我和他换吧,”止水起身向佐助走去,“佐助,听说你数学考了满分哦,那收钱找零的工作你应该没问题吧?”

“那还用说吗?还有,不止是数学满分,是全科满分。”佐助用得意的语气说着,却对走来的止水投去感激的目光。

“哥哥!”佐助朝着鼬眨了一眨眼,在鼬旁边站好开始收钱。

突然传来一阵女生的欢笑声,成群结队的女高中生穿着各种颜色的浴衣在摊位前排起了长龙。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她们在时不时地偷瞄摊位前那位头发微卷,笑容有如昼风的少年。

不知不觉间食材已用完,美琴摆上“已售罄,非常感谢大家的光临”的牌子。

美琴:“大家辛苦啦!”

带土伸了一个懒腰:“啊……真是辛苦了。”

佐助很小声地附和:“确实很辛苦。”

鼬揉着佐助的短发,说:“佐助很努力哦。”

止水:“我们去其他摊位看看吧!”

美琴碰到了许久不见的玖辛奈闲聊了起来,带土在面具摊位买了一个赤鬼面具后一溜烟地跑了,现在只剩下止水、鼬和佐助三人。

佐助:“他跑那么快是要去哪?”

止水:“这个嘛,大概是去找一个很重要的人吧。”

佐助:“他还戴着护目镜……要怎么戴面具啊?”

止水:“……不知道。”

“止水哥,刚才的事,多谢了。”一直没说话默默牵着佐助的手的鼬突然开口。

“小事而已,”止水拍了拍鼬的肩膀,收获到佐助的眼刀之后满意地笑了,“我去那边逛逛,你们两个没问题吧?”

“嗯,放心吧。”/“哦,你走吧。”

“佐助,来看看这个,”鼬拿起一个黑猫脸面具给佐助戴上。

“这是什么?”佐助松开哥哥的手,好奇地在脸上来回摸,“好看吗?”

“嗯,很可爱。”

受到鼬夸奖的佐助绕着哥哥小跑了一圈,然而因为面具视野变小没看见脚下的小石子。失去重心的佐助向前栽倒,闭上眼睛准备拥抱大地时却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事吧?”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鼬关心的脸。

鼬把佐助的面具转到脑袋后面,戳了一下他的额头,“这样戴吧,双面人也很酷哦。”

佐助眼珠转了一圈,拿起一个白色的狐狸面具,“这个送给哥哥!”

于是双面人兄弟就这样行走在夏日祭的夜市中。

“啊,哥哥快看!是棉花糖!”

大叔拿着竹签在机器里绕了一圈又一圈,一个蓬松的白色棉花糖出现在眼前,“两位小哥,要棉花糖吗?”

佐助对糖的兴趣不大,鼬虽然有点想要却又想维持兄长的威严。

见两人有点犹豫的样子,大叔又开口,“要不要试着自己做?”

会心一击。

有样学样,鼬照着大叔的动作也做了一个,刚拿出来就被一双小手抢走了。

“急什么,我本来就是打算做两个的。”

“一个就够啦!我吃不了多少糖。”

再度牵起弟弟的手,鼬凝视着那沾满砂糖的脸蛋不禁伸手捏了一下,“看看你,吃的满脸都是。”

佐助吐了吐舌头,把棉花糖给了鼬。

“佐助,你不是不喜欢吃甜食吗?”

“因为……”没有牵住的那只小手捏着袖口,佐助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这个是哥哥做的嘛……”

“佐助。”

“嗯?”

“烟火大会快开始了哦。”

准备找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却碰上了意料之外的人。

“父亲?”/“咦,爸爸?”

穿着警官制服的富岳似乎与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想必是为了维护夏日祭期间的治安才工作到这个时候。

“我工作刚结束,摊位呢?”

“已经卖完了,现在大家都在玩。”

“爸爸,那是什么?”佐助好奇地看着富岳手上的大袋子。

“这个啊,是给你……咳,买了一些饮料,是给大家的慰问品。”

“母亲的话在那边哦。”不愧是有着出色观察力的长子。

“嗯,快去给妈妈吧!”次子也随声附和。

“啊,是吗……”被儿子们看穿心思,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无奈,只好打开袋子,“想喝什么就拿吧。”

“啊,有番茄汁!”

“真是太谢谢您了!”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带土拿了两瓶可乐又飞奔而去。

“那……我也拿两瓶可以吗?”看到富岳点头,鼬这才拿出两瓶麦茶。

和父亲分别后鼬把没开的麦茶递给了佐助,“待会把这个给止水哥,知道吗?”

“哥哥不说我也知道啦,是道谢吧。”

“嗯,佐助真懂事。”

而另一边,美琴与玖辛奈分别后才发现自己聊得忘了时间,好在自家长子一直很让人放心,有他带着小儿子一定没问题。

这时传来一阵响声,天空被烟火照得通明。

逆光的影子里站着一个人。

“哎呀,这不是警官先生吗?”

“工作刚结束,我……”美琴身穿浅紫色的浴衣,墨色的长发盘成了精致的发髻,艳丽的容颜在烟火的光芒的衬托下更显甜美。

“你什么?”美琴走上前,看着富岳的眼睛。

“呃,我带了饮料……哎呀,只剩最后一瓶了。”

富岳拿出仅剩的一瓶弹珠汽水,美琴接了过来按下弹珠,气泡升起时天空升起了第二朵烟花,气泡在嘴里破裂时也是烟花炸开之时。

“烟花真美啊……”

姣丽的脸庞就在眼前,白皙的颈部因为盘起的长发而露了出来,“嗯,真美。”

富岳伸出手臂把眼前的美景搂入怀中,趁着人群的注意力全在烟火上慢慢靠近她的双唇。

“啊,爸爸妈妈在那里!”

清脆的童声让二人迅速分开,富岳干咳一声,美琴笑着招呼儿子们过来。

鼬无奈地叹了口气,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看气氛这种事……对佐助来说还早了点吧。”

  44 3
评论(3)
热度(44)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