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鼬佐/翻译】情寄此纸(2.1)

原文:As It Was Written,原作者不详

*现代设定,鼬视角

*预警:继续放飞自我


(二)行动

我弟弟不算是异性恋,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他从来没谈起过女生,也从没对哪个女生有过好感,更别提找女朋友了——他对女生退避三舍,好像她们有瘟疫似的(当然,母亲除外)。但是他也从没提起过男生。我后来才得知其中缘由。

我们家也比较开明,不会因一个人的性取向(或因一个人是无性恋)而去评判他。我们认为,世人给这些感情强加的标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所爱之人。现在回想起来,我之所以能那么快接受自己爱上一个男人,也是因为我成长在这样开明的家庭里。我真正不能释怀的是佐助的年龄,而且他还是我弟弟,不过就如之前所说,我最终也将这些顾虑抛到一旁。我无法改变我的情感,它已不在我的掌控范围内了,于是我也不打算去苛责自己。我本已决定保持缄默,隐忍爱慕。本来已经决定了……

然而,在我打开那个视频时……事情发生了一些转变。

因为现在,我有了一丝机会——他可能对我怀着同样的情感。虽然机会渺茫,甚至连一点能证实这种猜想的证据都没有,但我仍然紧紧地抓住这丝机会,不想放手。

我渴望拥有他。早上醒来时,我心中燃起了久违的希望。

我拟订了一个计划。我知道,我应该为这样的想法感到恶心,但是我没有,我已经不在乎了。兴奋感席卷了全身,我已无暇顾及其他事情。

我要去挑逗佐助。

不会太过火,不会太露骨,只是稍微让他了解,他哥哥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稍微让他怀疑,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否真的不带欲念——或者说,这种不带欲念的状态还能持续多久?

只是稍微挑逗一下……

起床之后,我站在盥洗室刷牙,湿漉漉的头发黏在脖子上。这时,佐助进来了。

和上周相比,我简直判若两人。我那时提心吊胆,生怕瞥到一点点他的身体,尽管我内心深处非常想看。而现在,我已完全放松了。

“早上好,弟弟,”一丝得意的浅笑浮现于我脸上,我漱了口,转身面对他,用余光悄悄地打量着他的身体,“昨晚睡得好吗?”

他点头,打了个哈欠,然后将上衣拉起,扔进角落的洗衣篮里。我轻轻地啃咬着内嘴唇,享受着眼前的美景。

“你呢,睡得好吗?”他背对我,摆弄着浴室的水龙头。

“嗯,”我离开水池,摸了摸他的头,手指穿过他的头发,在他脖子上比平时多停留了一秒,“再见啦,弟弟。希望你在学校过得愉快。”

说罢,我走出盥洗室。

我知道,这不算什么,他可能根本不会多想。但是,对我而言,这有着重大意义……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第一步——虽然在道德上来说,我在往错误的方向前行。

课堂一拖再拖,我一次又一次地将注意力拽回课堂上,但是思绪又会马上飘走。我现在只想回家与佐助在一起。

我该做什么?怎么做才好?怎样才能让佐助知道我的心意,但又不会越过我们之间那道隐形的界线?我心知这将是个棘手的难题,但是,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了,那所有的困难都是值得的。

我焦躁不安。不过这天运气不错,下午最后一节取消了,我可以提前几小时回家。可是我一进家门,心中的焦躁愈发强烈。

我坐下,试着专心写作业(还好那天的作业也很少),但是我无法集中。至少在我试图否认自己对佐助的情感时,我还能转移注意力。可现在的我,连专注写作业都做不到。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计算佐助回应我的可能性。

终于,我开始写那篇拖了许久的论文,但是我依旧心事重重。我很紧张,我很少感到紧张。但是我告诉自己,不会有问题的——然而我并不相信,因为我之前就犯过这样的错误。

楼下传来大门开关的声音,我立刻站起身来。我走到房间门口,驻足想了想:如果我现在冲下去迎接佐助,未免有些太奇怪了。所以我重新坐下,试着继续写论文。

大约五分钟后,佐助走进我的房间,手上拿着一个吃了一半的苹果。我甚至都没有责问他怎么不敲门,因为光是看着他,我就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

但我只是扫了他一眼,接着转身对着电脑,假装对他毫无兴趣。

“嗨,”打过招呼,他咬了一口苹果,发出嘎吱嘎吱的咀嚼声。

“嗨,”我装出一副盯着屏幕的样子,其实那些文字在我眼里已变得模糊不清。

他只需站在我的房间里,就足以让我的心跳加速。我勉强让声音保持平静:“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无聊,”我听到他扑通倒在我床上的声音,“你呢?”

“下午的课取消了。”

“运气真好,”他又咬了一口苹果,“你能辅导我的数学作业吗?你数学一直很好的……”

“当然,”我面向电脑,露出微笑。我一整天都在思念着他,这正是个好机会,“什么时候?”

“随便,”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想象出他耸肩的样子,“你要是不忙的话,现在就可以,做完了好干其他事情。今天只有一页练习题。”

“好。”我向后靠,关掉电脑,将椅子推离书桌,站起身。我终于再次看着他,虽然我早已知道他有多美,但我还是忍不住去细细欣赏:那无暇的皮肤白如象牙,那饱满的粉色嘴唇,还有那墨色的头发……

我坐到床上,离他至少有一英尺*远,即便如此,我还是心有余悸。

“我去拿书包,”他咬下最后一口苹果,跑出房间,又迅速地跑回来,苹果核已经不见了。

“我们在学一个新公式,”他倒在我的床上,双手拿着书包,“我完全搞不懂。”

我揶揄道:“你数学不是一向很好吗?”

他叹气,蹙起的眉头编织成一个又可爱又不安的表情:“啧!所以这才让我特别不爽啊。”

“好好说话,佐助。”

他瞪了我一眼,打开了书包。

 “这玩意……反正我是搞不懂。真想让你看看今天鸣人做题时的表情……”佐助抬头看着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我咬了咬内脸颊,稳住自己。“他对老师发脾气,还骂了老师,被叫去办公室了。”

我挑眉:“他骂了老师?”

“对啊,”佐助拿出一个文件夹,将书包滑至床下,笑得更开心了,“大家都不觉得意外。”

“他一直是有点……”

“有点疯?”佐助模仿我的样子,也挑起一根眉毛, “鸣人就是那样的人咯,他可不知道理智是什么。”

我轻笑一声,看着佐助的脸,他的神情已变得大为不同:他睁大眼睛注视着我,脸上的笑容如此真诚,让我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

“那么,”我大着胆子凑近了几英寸*,“我们开始吧。”

---------------------------------

辅导进行得很顺利。我控制住了身体的反应,虽然只是做数学题这样普通的小事,但是能和他在一起,我就觉得高兴。虽然花了一些时间,但是他终于领悟了。他脸上那副自豪的神情,和他对我说谢谢时的表情,让我的胸口起了奇怪的感觉。我的小腹紧张起来,心怦怦直跳,我决心不去理会这些感觉。

可是,我只想拥他入怀,然后……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我只想聆听他的心跳声,只想抚摸他的头发,只想亲吻他的脸颊。

我从未对其他人有过这样的冲动。

我像个为情所困的傻瓜,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因为他让我……他让我欲火焚身,让我心跳加速直至爆裂,让我意乱情迷,为他发狂——可是我不在乎。而且,只是想着他可能会回应我的情感,便足以让我的余生沐浴在幸福之中。

做晚餐时,他又主动要求打下手,我很乐意地同意了。做饭时,我有意延长了每一次身体接触的时间,简直就像是为我辅导他时能保持自制而给自己的奖励。我走向冰箱时与他擦身而过,特意多停留了一会儿,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享受他皮肤的触感。他要我帮他切胡萝卜和西兰花时,我站在他身后,手臂环绕着他,我们之间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空气,我的嘴就在他的耳旁,距离如此之近,几乎到了危险的程度。我小心地测试着我们之间的边界线所在,同时密切观察他的反应。结果,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我们坐下准备吃晚餐时,他面泛潮红,而且看上去很紧张,应该说是非常紧张。他坐立不安,一直避免直视我的眼睛,我有些担心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吓坏他了,内疚感立即涌了上来。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仔细观察他,发现他并不是被吓到,而是……感到不自在。我只不过是比平时多触碰了他一下,他就浑身不自在。

“你没事吧,佐助?”我问道,我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得粗糙。我知道,我需要放松一些——那些触碰,同样对我起了效果。

他点头,聚精会神地盯着盘子里的食物,今天的晚餐是炒鸡肉。他将筷子放在嘴边,吃了一小口,慢慢地咀嚼。然后他又盯着地板。

我暗笑,他这么害羞,这么矜持,可真是一点都不像他自己了……

“真的没事吗?”

“嗯。”他的眼睛终于剥离地面,对上了我。他挤出一个笑容,我又咬了咬内脸颊——那双唇是如此诱人。

“晚上想一起看电影吗?”

我点头。过去两年,他几乎每晚都会问我要不要一起看电影,不过多数时候都被我回绝了,直到最近我才开始频繁点头。回想起来,他只不过是拼命地找借口想多陪陪我。

我们坐下准备看电影,他这时看起来冷静了不少。他不再坐立不安,也不再脸红。于是我认为,现在是再次测试界线所在的好时机。而且,我还想再次偷偷地触碰他。

我们看电影时,一般是一人坐在躺椅上,另一人坐在沙发上,又或者是两人分别坐在沙发的两头。而今天,他坐在了沙发的中间,于是我也在沙发中间坐下。

他扫了我一眼,又马上转头看向电视,翻着Netflix上的电影目录,没有对我选择的座位提出异议。我靠近他,大腿相互触碰到一起,他身子抽动了一下,但是没有挪开。我暗自发笑,伸出左臂放在沙发靠背上,手垂在他的脸旁边。他依旧纹丝不动。

他选的电影开始播放了,但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儿。我只注意到,他的大腿紧贴着我的大腿,他的脸离我的手只有几毫厘。我可以托住他的下巴,轻抚他的脸颊,转动他的头,亲吻他……

“呃,哥哥?”

“嗯?”我眨了几下眼睛,我一定是走神了。

“你没在看电影……”佐助看着我的眼睛,脸上尽显好奇的神色,“出什么事了吗?”

我这才意识到,我一直在盯着他看。真是太大意了。

 “没事……”我清了清喉咙。但是我没有移开视线,我们目光相接,就这样持续了一会,他终于扭过头去,继续看电影。在电视机的荧光下,我看到,他的脸颊颜色变深了一些。此刻,我多想探身亲吻他的嘴唇,这份渴望如此强烈,我差点以为自己真的会这样做。

我试着去看电影,担心继续盯着他会吓坏他。但是电影放到一半时,下身传来许些不适感,如果他这时低头看到我的大腿,会很吃惊吧。我右手落在大腿上,盖住它,身体又往佐助的方向挪了挪。他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我还以为我已越线了。可是,他接下来却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

“这样更舒服,”他咕哝道。我知道,他的脸可能又泛红了。我的手臂从沙发靠背上滑了下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大拇指在他的肩上轻轻地画着圈。他紧紧地靠着我,一丝微笑爬上我的脸庞,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我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坐着。后来,我开始把玩他的头发,甚至忍不住用指甲轻轻刮了一下他的后颈。他微微颤抖了一下,我不得不闭上眼睛,以免自己也颤抖起来。接着,我继续用手指缠绕他的头发,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电影结束,我们必须得分开了,我几乎有点儿失望——但是我提醒自己,今晚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互道晚安后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我如以前一样解决了生理问题,准备睡觉……不过,我隐隐觉得,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


注:

*1英尺约等于30.48厘米

*1英寸约等于2.54厘米

  36 10
评论(10)
热度(36)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