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鼬佐/翻译】情寄此纸(3.2)

原文:As It Was Written,原作者不详

*现代设定,鼬视角,前文走文章同名tag

*预警:非常放飞,非常愉♂悦


之后,佐助那天一直避免与我直接接触,我也没去找他。我之前实在是太轻率了,光天化日之下,父母还在屋内,却那样地亲吻他。而且,我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再做出什么冒险的举动。我像个有戒断反应的瘾君子,除了完成了被我搁置了好久的作业以外,大脑几乎处于放空状态。

晚饭时我们短暂地打了个照面,他说他有很多作业要写,想回自己房间吃饭。虽然母亲对此不满,但是父亲让她不要把他当小孩看待。我没有开口,但是我向他投去的热烈视线已让所有的语言变得苍白。

可是当天晚上,由于过度忧虑是我的特长,我又开始担心是否理解错了他的反应,也许我真的惹他生气了,所以他才回避我。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回应了我的吻,而且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真的试着阻止我。如果亲吻拥抱时,他露出了一丝一毫的恐惧或厌恶,我便会收手。他那轻微的挣扎根本不算拒绝,可我还是很紧张。

所以,当我走进我们共用的盥洗室时,不禁感到惊诧万分——我看见他打着赤膊,俯身于水池上。

他刻意无视我,不过我确信他能感到我胶着在他身上的视线。他只穿着一条黑色低腰睡裤,正在低头刷牙,看起来是刚洗完澡。我几个小时前就洗过澡了,洗掉了身上的氯气味,他也一定想洗掉氯气味吧,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才洗澡。

“晚上好。”我站在他身旁。他发出了点儿细小的声音,大概是打招呼吧,但是他不愿与在镜中的我目光相接。他的脸颊又开始浮现出之前的玫瑰色,我嘴角轻扬。

“你是在回避我吗?”我淡淡地问道。他终于肯直视我了,他睁大眼睛看着我,但是我没看他,只是从水池上的小杯子里拿起了自己的牙刷。

“没、没,”他把牙刷置于唇边,“我只是有点忙而已。”

这一次,我直直地盯着他,他马上转而盯着地板。

他在撒谎。

我放下牙刷。

“讨厌吗?”

“讨厌什么?”他看着我的眼睛,脸上的颜色又深了几分。

我俯下身,我们的脸近在咫尺,当然,我们的嘴唇也是。佐助倒抽一口气,我差点没忍住笑。他实在是可爱得不像话。

“讨厌和我接吻吗?”

“我……”他略带尴尬地低下头,“我不……讨厌。”


一辆开到一半的车(AO3)

被打断了(图)


  33 14
评论(14)
热度(33)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