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佐鼬】阴阳师·返魂(一)

*梦枕貘小说《阴阳师》paro

*前文走“平安paro” tag


平安中期,遣唐使停止,在这时期,发展出了不同于唐风,重视本土风情的国风文化。

然而另一方面,京城内部孕育着深不可测的黑暗与诅咒。朝~廷~内~部的权~力~斗~争~不绝,暗中施展蛊毒咒术更是家常便饭。

在这种背景中,操控诅咒,名为阴阳师的人,应运而生。

风雅与恶鬼泾渭不分地融合在这平安京内,人们与恶鬼、妖魅共存在同一空间。


立冬,清凉殿。

值更人员聚集在外廊,也就是窄廊附近的大厢房,谈笑风生。值更人员原指在夜间执勤的人,不过,由于在清凉殿执勤的人官位都很高,也就没什么非做不可的工作。于是他们点上灯火,聚集在一起,闲扯些白天不能公开谈论的八卦。

“某人定期到某女人家通情,生下了孩子……”

“最近某某实在太嚣张了……”

“前些日子在圣上面前还发生了某某事……”

“喔,对、对,正是那件事……”

“还请务必保密,说起来那件事其实……”

总之,聊的都是些不着边际的闲话。只是,这几天的话题几乎都集中在西京极所发生的事件。

佐助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倚着栏柱,漫不经心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据说,每晚子时过后,便会有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凭空出现在西京极。

月光照不出影子,脚踏地而无声。

而在某天夜里,有位大人目睹到,高的那个身影,一边吟诵和歌,一边浑身冒白烟。那情景实在可怖至极。

那位大人连忙吩咐随从驾车而去,回到家后,一连发烧好几日。

“怎么样?很可怕吧?”

“真可怕啊……”

“嗯,真可怕……”

“是鬼魅吧,真吓人……”

佐助抱臂不语,略为踌躇。虽然有些在意,但如若在此刻开口,到头来肯定是——

“佐助大人。”

听到同僚的呼唤,佐助无奈地转头。

“阴阳师鼬不是佐助大人的兄长吗?不知佐助大人能否请他去一探究竟……”

屋外,一只乌鸦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飞走了。


当天夜晚。

佐助来到鼬的宅邸,边走边喃喃自语:“果然变成这样了啊……”

还没踏入庭院,便遇到了正准备出门的鼬。

“我们出发吧。”

“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

“唔。”

“别发愣了,上车。”

“我有说要去吗?”

“你不去吗?”

“哼,我去!”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牛车咯吱咯吱往前行。每当车轮辗在石子上,撞击声便会传进牛车内。

天上悬着一轮满月。

拉曳牛车的是一头大黑牛,牛车旁没有牧童,也没有牵衡轭的随从。黑牛前方的半空中,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在翩然飞舞,定睛一看,是一只发着微弱光芒的纸鹤。

苍白月光映照出路面上的牛车影子。

“鼬。”

“嗯?”

“你说,如果别人看到了我们的车,会不会以为见鬼了啊?”即便佐助极力忍耐,他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兴高采烈的情绪。

“唔。”鼬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掀起垂帘。

牛车经过鸭川的某座桥,鼬斜睨着桥下的淙淙流水。

“鼬,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了吗?”

“嗯,那我就从事情的开端说起。”


西京极住着一位夫人,名为纲手,其祖父生前在宫中任事,身居要职。

某年,她结识了一位叫断的大人。这位大人年轻时便来到京城,由于才智出众受到圣上赏识,在宫中供职。两人交换信件与和歌,陷入恋情,之后结为夫妻,感情甚笃。

没想到,成亲后的第三年,弟弟染上恶疾,离她而去。而半年后,连丈夫也害了重病而过世。

至亲至爱之人的离世,让她痛不堪忍。

夜愈深,思念愈发强烈。

如果,还能再见他们一面……就算只有一面也好……

在某个夜晚,她曾这样自言自语。

“这样的事,也是可以做到的。”不知名的法师,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屋外,用沙哑的声音如此说道。

“不过他们不会马上出现,可能要五至七天,不,也许会更久。毕竟,从那个世界来到这个世界,要走很长的路……告辞了。”

纲手还想问些什么,那人已经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起初,她没有把那人的话当真。可是,过了几天,心中的思念之情又长了几分。他们真的会回来吗?会在今晚回来吗?可是,她内心又萌生出一种不安之情。他们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是亡灵、鬼魅吗?我这样做,是否打扰了逝者的安眠呢?

既想见,又不安。

终于,到了第十天……

那天夜里,纲手躺在被褥中辗转不眠,这时,听到了门板晃动的轻微响声。

纲手从格子板窗缝隙往外偷偷瞧去,只见日益思念的丈夫与弟弟伫立在门口。惨白的月光照映不出两人的影子,但是除此之外,两人的外貌与生前无异。

——怎么会这样?

愈是眷恋,内心的不安便愈发强烈,她浑身颤抖,无法挪动一步。

踌躇之际,门外传来丈夫的吟诵声,那是他们交换过的和歌。

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可还是提不起勇气开门。

“灼热的思念之情会化为火焰,焚烧我的皮肉。”明明近在门口,他的声音却如从悠远之处传来。话音刚落,他周身冒起阵阵白烟。

“我们向泰山府君告假,才得以回来看你。不过既然你不开门,我们只好明天再来了……”

结果,连续几晚,他们都回来了。

纲手向寺庙里的僧人求助,却被如此告知:“那是返魂之术,一般的法师,根本无法应付。”

于是,她写了封书信,求助于鼬。


“原来如此,”佐助点头,“看来你比我还早知道这件事。”

“话说回来,返魂之术绝非一般的咒术。在这京城,除了我,只有一人能施展……”

“那人是谁?”

鼬望向垂帘外,喃喃道:“来了。”

“谁来了?”

“对方派来的带路者。”

鼬侧过身子,让佐助观看。佐助从垂帘望出去,只见半空中漂浮着一条青色小蛇。小蛇在牛车前方蜿蜒前行,明明是浮在空中,动作却似是在水中游泳。


  20 2
评论(2)
热度(20)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