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佐鼬】阴阳师·返魂(三)

*前文走“平安paro”tag


两人来到纲手的宅邸时,月亮已向西行了不少。

三人相对坐在屋内,灯火轻轻晃动。

“纲手大人,我虽有办法解开返魂之咒,不过,这需要您配合才行。也就是说,纲手大人必须开门让他们进屋,与他们见面。能做到吗?”

纲手低头沉吟许久。再度抬头时,眼神里犹带着几分凄然,却也多了几分决绝:“可以。”

“那么,我们这就去准备。”

“准备?”

“能不能给我一些您的头发?对了,还要借用一下府上的灯火。”


所谓准备,是将少许纲手的头发点燃,再将燃烧过后的灰烬撒在宅邸四周。

佐助持着灯火,鼬在灰烬上走步法。

按二十八星宿方位,照九宫八卦之图,踏出步法。这是祓除不祥的步法,名曰禹步。鼬边走边低声念出咒文——泰山府君祭文。

“这样就够了吗?”

“嗯,只要他们跨入这结界,便能与泰山府君断绝关系了……毕竟是幽冥地府的主管,我也不好做得太过分,这样应该刚刚好。”

“那个返魂之术,到底是什么样的术呢?”

“返魂之术也分好几种,大蛇丸大概是利用两人的遗发或遗骨,在坟墓前边念泰山府君祭文边施术吧。”

“那要怎么解?”

“一般来说,我应该去两人坟墓前通宵吟诵泰山府君祭文,代替大蛇丸请求解除返魂之术就行了。只不过,如果他想从中阻挠,只要在这时同时念咒,祈求不要解除咒术便可。到了那个时候,就变成了我与大蛇丸两人的法力较量,费时费力不说,一不小心还会令纲手大人陷入危险,而且先施行咒术的他占优势。”

“原来如此。那你现在做的是?”

“是咒的本质,”薄薄的嘴唇含笑,望向佐助的目光溢出种种柔情,“正是你,才让我恍然大悟。”

“……可是为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也说了吗,所谓咒,其实就是人心……哀思、眷恋,都是咒的一种。只要纲手大人能下定决心,我只需从旁轻推一把便可。”

“是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意思吗?”

“可以这么说。也许,比起我和大蛇丸,你才是真正理解咒的人……”

“怎么可能?你说的咒,我每次都只能听懂一半… ”佐助无可奈何地耸耸肩,“不过没关系,我在很久以前就决定了,即使无法真正理解你作为阴阳师所看到的世界,我也会与你一同走下去。”

鼬略为诧异地望了他一眼,随即展颜微笑。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带叶二来了吗?”叶二,又名朱雀门鬼笛。

“带了。”

“被返魂之术召唤回来的鬼魂,神志还有些恍惚,或许你的笛声能使他们清醒一些……”

“我明白了。”


两人回到屋内,坐在纲手对面等待着。纲手正襟危坐,腰背挺得笔直。

“纲手大人,请放心。只要您能下定决心,其余的事尽可交给鼬和我来应付。”佐助一反常态,柔声安慰道。

纲手深吸一口气,向佐助投去感激的目光。三人再度陷于沉默,只剩屋外风吹草木的沙沙声响。

屋外传来门板晃动的轻微响声。

鼬低声细语道:“来了,佐助。”说罢,他又将目光转向纲手。

纲手心领神会,站起身来。鼬陪在她身侧,一起走到格子板窗前。佐助站在二人身后,手持叶二,正在调整呼吸。

鼬将格子板窗拉开一条缝隙,悄悄向外张望。两个人影沐浴在月光之下,高的那个是成年男子模样,做文官打扮,头戴乌帽;矮的那个是个少年,约莫十来岁,脸上的稚气未脱。

成年男子开口吟诵和歌,股股白烟自身上的公卿便服冒出。

“佐助。”

佐助依言将叶二举到唇边。冷冽夜气中,回荡着绝世出尘的笛声,唯有怀着纯粹澄净之心的人,才能吹奏出此等乐曲。

听到笛声,男人停止了吟诵,静静伫立在原地。过了片刻,白烟也逐渐消散。

一曲终了,笛声融化在刚入冬的空气里。一切回归静默。

鼬用眼神示意,纲手打开了门。

自苍穹落下的皎洁月光,穿透了门口二人的身子,让他们看起来近乎透明。

“你一点儿都没变啊,纲手…… ”恢复了意识的断,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温柔体贴的丈夫。

“断,我……抱歉……在你们死后,我一直在逃避。正是我内心的软弱,才会让人有机可趁,将你们自冥府强行召回…… ”

“纲手,这不是你的错。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痛苦的回忆,真是对不起……”断上前一步,牵住了纲手的手,“思念逝去的人,并不是过错。但是,作为爱你的人,也想请你勇敢地活下去。 ”

纲手点点头,泫然欲泣地盯着地面。

少年侧头打量四周,眼珠滴溜溜地转动,发现了手持笛子的佐助。

“原来是你,”少年露出明朗的笑容,“真是太好听了!”

佐助微微颔首。

“谢谢你,断,还有你,绳树,”纲手哽咽着抬头,“我会谨记你们生前的梦想与遗憾,尽我所能去完成它们。”

“是我们谢谢你才是。我会等你,不过,不要现在就过来啊……因为你就是我的梦想。”

“再见了,姐姐。”

语毕,两人的身影渐行模糊,最终消散在夜色中。

起风了。

两根头发,在风中向远方飘去。


一头大黑牛拉曳着牛车驶于平安京的街道上,没有牧童,也没有牵衡轭的随从,车前只有一只发着微光的纸鹤。

此时,东方上空隐约开始发白,启明星于破晓前的天空升起。

牛车内,鼬支着胳膊,闭目小憩。

“你知道吗,哥哥?”佐助看着一旁呼吸均匀的鼬,低声说道,“我八岁,嗯也就是你十三岁那年,有天晚上,你外出归来后便一直一言不发。那时我想逗你发笑,便扑到你怀里撒娇,可是在你怀里的时候,我却感到后襟湿了一片……我知道,你从小就与我们不同,你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事物……我不知道你那晚看到了什么,但是在那时我便下定决心,无论是多可怕的幽冥阴界,我也绝不让你一人独自面对。”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自拉起的垂帘投射进车内,映出鼬微微上扬的嘴角。

佐助牙关紧咬,双颊烧得滚烫。

他自齿缝中挤出一句怒斥:“宇智波鼬!你在装睡对不对?!”


返魂篇·完


————————————


终于在生日前夕写出来了!XD

兄弟小时候的故事,以后会讲到~

  18 9
评论(9)
热度(18)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