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o

Mutant and Proud

 

【佐鼬】阴阳师·梦貘(二)

*前文走tag


佐助呼吸着榻榻米的草香,慵懒地在被褥中翻了个身。

“佐助大人,你醒了吗?”温柔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

“嗯……”佐助不大情愿地起身,只见一个身穿红色樱袭唐衣的年轻女人端正地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坐垫上。佐助脚边有一个小火盆,里面的木炭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响。女人在照看火盆。

佐助扫视了一圈,门窗紧闭,屋内只有他们二人。正欲开口,却被对方抢先了:“主人在屋外窄廊。”

佐助点点头,推开房门,跨了出去。

静谧无声的庭院里,傍晚残阳斜照在积雪上,将四周照映得如正午般明亮。此时雪已停了,偶尔有微风拂过,枝头红叶上的雪花便会簇簇落下。

面对庭院的窄廊中,鼬背倚廊柱,支着膝盖,手肘搁在膝盖上,漫不经心地望着庭院。他手上拿着酒杯,身边是个只剩半瓶酒的酒瓶,酒瓶另一侧有一个空酒杯。

佐助在另一侧盘腿坐下,手肘撑在腿上,手掌托腮,耷拉着眼皮扫了鼬一眼,又转而望着庭院——那是宛如将山野一隅割下来,再原封不动地移到此处的庭院。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好似在无序中萌生出别具一格的美感。

鼬也没搭话,只是微笑着给他的酒杯斟满酒。两人不发一语,只是默默饮酒,似乎在享受沉默中暗含的默契。

“时间过得真快。”佐助的酒杯停在唇边,喃喃说道。

“嗯,你是睡得挺久的,从午后睡到现在。”鼬的眼里噙着一丝温柔笑意,这笑意又在他沾着酒的嘴唇漾开。

这样的笑容,让佐助回想起了早晨的温存缠绵,不由得失神了片刻。回过神来才发觉对方是在取笑自己,便忿忿地将视线投向庭院,不去看他。

“啧,我是说,前些日子才觉得刚入秋,现在又下雪了……”他说话的声音渐低,似在自言自语,“或许,人也一样……无论掌控着多大的权势,肉体也会不可避免地一天天衰弱,然后终于在某一天,发现自己仅剩尸骨,躺在不知在哪的坟墓或荒野中。”

“你有心事。”

佐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将酒杯搁在窄廊上:“没什么,我们出发吧。”

鼬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牛车碾着路上的小石子,驶于京城的街道上,轮子在雪地上画出痕迹。没有牧童,也没有牵衡轭的随从,大黑牛由一只纸鹤引导着向前行。

太阳逐渐西沉,佐助掀开垂帘,看着夜色自建筑物的阴影中一点一点地渗透出来,路经的民居也一家一家地点上灯火。

“佐助……”鼬在他身旁轻声唤道,“能和我说说吗,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做了乱七八糟的梦而已。”

“……”

“哥哥,我、我在想……也许大蛇丸说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

“是吗?”

“或许,生命真的是没有意义的也说不定……就像这雪,现在虽美,终有一天也会融化。”

“你真这样认为?”

“我、我不知道……真是的,今天真是乱七八糟的……”佐助苦笑道,“你呢?你能看见栖宿在人心中的鬼魅,其中的妒忌、怨毒、憎恶全能被你窥见……是否会觉得,人世其实很无聊?”

“佐助,你看,”鼬伸出两指,指向垂帘外的某处,佐助顺着他的手指向那处眺望,却毫无防备地被戳中了额头,“你看到的雪,其实是一种咒。”

“又是咒?”佐助捂着额头,不满地嘟囔着。

“你说,什么是雪?”

“雪就是水嘛。”

“对,天气转暖,雪便融化成水,有些沉入地下,有些流入河流或大海……然后化为水气。”

“嗯……”

“水气在天上凝结变成云,再变成雨,最后降到地面。而天冷时,又会变成雪。”

“……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说,虽然会改变形态,但本质不变,仍是水。”

“可是,要是照你这么说,你说的‘本质是水’,不也是一种咒吗?”

“没错。所谓本质的水,也是一种咒。无论是什么形态,那形态就是本质,也就是咒。”

“唔……换句话说,雪、雨、水、云,在这天地间循环,对吧?”

“对。”

“那也就是说,咒是会循环的咯?”

“佐助真厉害,事实正如你说的那样——咒,是会循环的,而且咒在时刻变化着,”鼬的手掌覆上了他的手背,轻抚他的指节,“所谓‘一切万物无常存者’,名为‘生命’的咒,也处于这种不稳定之中。”

“什么嘛,明明身为阴阳师却说佛法。”不觉间,佐助眉间的皱褶已舒展开来,嘴角扬起了一丝连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弧度。

“佛法与咒,究其根源,是一样的啊。”

“啊!不知不觉,又被你带跑了……你说了这么多,却偏偏不回答我的问题……”

“佐助,”鼬轻叹一口气,“还记得小时候,我摘下过一株枯萎的桔梗吗?”

“嗯。那个梦,果然是你……”

“这么说吧,世上没有永不凋谢的花,花之所以为花,正因为凋谢。生命也是同理……正是因为花终将枯萎,正是因为自己终有一天会死去,才会眷恋这人世,才会深爱他人,你说是吗?”

“唔……”

“所以说,佐助。”

“嗯?”

“我不会觉得人世毫无意义,”垂帘外的灯火愈见稀疏,昏暗的牛车内,鼬悄悄凑近佐助耳边,“因为,能在这人世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哼,无聊。”佐助将头扭到一旁,晦暗夜色中,只能依稀见到他脸颊颜色变深了一些。

“你嘴巴撅起来了。”

“哪有?”佐助伸出两指按住嘴唇,“哥哥大骗子!”

鼬将头靠在佐助肩上,轻声笑着。

佐助放下手,这回真的撅起嘴来。

“我们到了哦,佐助。”

  27 5
评论(5)
热度(27)

© Nemo | Powered by LOFTER